聯系我們|網站地圖|English

關于煤炭工業“十三五”規劃的思考(節選)

2015年04月24日

  • 閱讀: 0

煤炭是我國的基礎能源,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正確分析煤炭工業發展面臨的形勢,是做好煤炭工業“十三五”規劃的前提。當前煤炭工業發展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除自身結構性問題外,還面臨市場需求放緩、新能源加快發展、環境制約加劇、進口煤炭沖擊等問題。“十三五”應全面深化改革,積極推動煤炭能源革命,走安全綠色可持續發展之路。
1  煤炭工業基本情況
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產和消費國,也是少數幾個以煤為主要能源的國家之一,生產和消費量均超過世界的一半,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的66%,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多。近年來,我國煤炭工業發展主要表現以下特點:一是煤炭產量高速增長。2000-2012年年均增長8.3%,2012年增速開始下降,2013年煤炭產量36.8億t,同比增長僅0.8%。二是生產開發布局加速西移。2013年晉、陜、蒙3省區煤炭產量占全國的59%,比2000年提高26個百分點,占全國增量的80%。三是大型煤炭企業快速發展。2013年千萬噸以上企業達到51家,產量占全國的79%。其中億噸級企業8家,產量占全國的39%。四是生產結構顯著優化。累計淘汰小煤礦1.7萬余處、產能8.0億t/a,建成年產120萬t以上大型煤礦806處、產量23.9億t,占全國總產量的65%,比2000年提高25個百分點。五是安全生產形勢持續好轉。2013年煤礦死亡人數1067人,比2000年下降82%;百萬噸死亡率0.288,下降95%。
2  “十三五”煤炭工業面臨形勢的判斷
“十三五”期間我國經濟處于“三期疊加期”,能源需求增速放緩,清潔能源快速發展,煤炭需求低速趨緩,生產和利用環境約束加劇,煤炭發展空間受到壓縮。同時,國際煤炭市場供需形勢寬松,國內煤炭產能過剩局面已形成,進口煤對國內市場沖擊加大,煤炭發展形勢嚴峻。
1)我同經濟進入新階段,能源需求強度和增速下降,煤炭需求增速隨之放緩。經過30年的高速發展,我國經濟進入結構性調整期。2014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新常態”重大戰略判斷,深刻揭示了我國經濟的階段性特征。新常態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是最基本特征,經濟增長模式由數量擴張型增長向質量提升型增長轉變,經濟增長動力由主要依靠投資向更多依靠全要素生產效率提高轉變,經濟增長對能源依賴程度降低,能源需求增長速度將下降。2012年、2013年我國經濟增速由“十一五”期間的9%以上下降到7.7%,預計2014年經濟增速7.4%。預計“十三五”期間我國經濟增長速度將下降到7%以下,能源需求增長速度下降到3.3%左右,是前10年的一半。預計2020年能源需求量為45億~48億tce,其中煤炭需求比重由2013年的66%,下降到62%以內。
2)高效、清潔、低碳成為世界能源發展方向,天然氣和非化石能源加快發展,對煤炭擠壓效應逐步顯現。近年來,我同積極推動新能源發展,大幅提高非化石能源發電比重。2014年國辦發布的《關于建立保障天然氣穩定供應長效機制的若干意見》提出,到2020年天然氣供應能力達到4000億m3,天然氣將逐步由補充能源轉變為主力能源。未來核電作為一種主要能源繼續發揮顯著作用,國務院辦公廳公布的《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提出安全發展核電,到2020年核電裝機將達到5800萬kW。我國可再生能源極其豐富,已經具備大規模開發的資金和技術,隨著其產業化、規模化和商業化的不斷發展,發電成本逐步接近傳統能源,將成為我國電力供應的重要支撐。根據《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2020年常規水電裝機可達到3.5億kW、并網風電2億kW,光伏發電l億kW。2020年以后基本依靠非煤發電機組增長即可滿足新增電力需求。清潔能源的加快發展,對煤炭的替代作用將逐步顯現。
3)環境成為制約煤炭發展的主要因素,清潔利用勢在必行。氣候變化已成為涉及各國利益的全球性問題,圍繞排放權和發展權的博弈日趨激烈,低碳、無碳化發展逐步成為未來能源技術發展的主流。我國在《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中承諾,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且將努力早日達峰。目前,我國是全球碳排放量最大的國家,占世界總排放的24%,其巾80%以上的碳排放是由燃煤貢獻的。另外,我同持續出現的霧霾天氣引起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大量煤炭作為終端能源直接消費是產生PM2.5的重要原因。綠色和平組織估計煤炭燃燒對中國PM2.5的貢獻達到49%,中科院認為北京PM2.5的19%來源于煤炭燃燒。因此,控制煤炭消費總量、推進煤炭清潔利用已成為應對氣候變化和防治大氣污染的主要措施。2013年國務院公布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明確提出控制煤炭消費總量,煤炭發展的空間逐步壓縮。
4)電力等主要耗煤行業煤炭需求增速放緩,煤炭需求總量將在2020年左右達到峰值。發電是世界公認的最經濟、最高效、最環保的煤炭利用方式。世界發達國家煤炭主要用來發電,美國90%以上煤炭用于發電,澳大利亞80%以上煤炭用于發電,歐盟約2/3的煤炭用于發電,而且這一比重仍在增加,我國電煤消費量僅占煤炭消費總量的55%左右。現有的工程實踐和技術證明發電可以實現常規污染物的近零排放,未來發電仍然是煤炭利用的主要方向,預計我國電力煤炭需求仍將有5億~7億t增量。現代煤化工技術可以生產石油替代燃料或原料,彌補我國石油資源的不足,是未來一段時間我國煤炭清潔利用的重要方向。但未來受國際油價、碳排放影響較大,現代煤化工發展規模具有不確定性。我國人均累計粗鋼和水泥消費量已經接近發達國家完成工業化時的水平,“十三五”鋼鐵、建材行業煤炭需求量將逐步達到峰值,并逐步下降。2020年左右煤炭需求量將為42億~45億t的峰值水平。
5)國際煤炭市場需求疲軟,我國煤炭進口量持續高位,對國內煤炭市場影響不容小視。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重創世界經濟,同際煤炭市場需求疲軟,而我國4萬億元的經濟刺激計劃短期內促進了煤炭需求,2009年我國由煤炭凈出口國轉變為凈進口國。2013年我國煤及褐煤進口量3.3億t,同比增長14%,是2008年的8倍,已占國際煤炭貿易量的30%。大量進口煤對國內煤炭市場產生了巨大沖擊,同時35%以上的進口煤不合格,增加了環境壓力。2014年9月國家有關部門發布了《商品煤質量管理暫行辦法》,10月國務院批準恢復進口煤及褐煤3%~6%的最惠國關稅,以降低劣質煤進口及對國內市場的沖擊。但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作為我國褐煤主要來源國,與我國存在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協定,澳大利亞煤炭占我國進口煤的27%,2014年11月中澳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意向書,因此進口關稅對抑制進口煤炭影響有限。另外,我國已與俄羅斯簽訂了煤炭領域合作的連接備忘錄,今后20年要加大俄羅斯煤炭進口。如果今后幾年,我國煤炭進口量持續增加,將對我國煤炭市場產生較大沖擊。
6)煤炭生產能力過剩局面已經形成,短期難以改變。近10年來煤礦建設投資加速增長,“十五”期間建設投資僅2253億元,“十一五”期間建設投資達到1.25萬億元,是前55年總和的2.6倍。進入“十二五”期間超前建設產能和資源整合產能陸續釋放,截至2013年年底,全國在籍煤礦生產能力約36億t,加上試生產煤礦產能,實際生產能力超過38億t;在建煤礦1303處,新增產能10.8億t;資源整合煤礦產能2億t。總體看,目前全國各類煤礦產能已經超過50億t,煤炭產能嚴重過剩局面已經形成,短期難以改變。
3   煤炭工業“十三五”發展的思考
今后一段時期,煤炭作為基礎能源的重要地位不會改變,煤炭需求仍將繼續增加,但面臨資源、環境、安全等約束更加突出,煤炭產業是我國能源革命的主戰場。“十三五”期間應積極推動煤炭能源革命,煤炭生產革命就是淘汰落后產能、關閉自然災害嚴重礦井、建設安全綠色高效大型現代化煤礦,推進瓦斯抽采利用;煤炭消費革命就是減少煤炭直接散燒,提高加工轉化比重,發展超低排放燃煤電廠;煤炭技術革命就是研究智慧礦山建設、無人工作面配套技術裝備以及新型煤化工工程示范和技術研究;煤炭體制革命就是深化煤炭市場化改革、推進企業兼并重組、強化煤炭綜合管理;煤炭領域國際合作就是加快走出去戰略、開發利用國外優質資源、對外輸出技術和裝備。
3.1  推動煤炭生產革命
繼續優化煤炭生產開發布局,東部地區原則上不建新礦,中部地區按照“退一建一”的模式適度建設接續,西部地區按照大型化、現代化、集約化、生態化的發展要求,圍繞大型煤電基地和現代煤化工項目,重點建設安全綠色高效煤礦。到2020年,全國安全綠色煤礦產量達到30億t。繼續加快淘汰煤炭落后產能步伐,重點關閉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自然災害嚴重的煤礦和資源枯竭煤礦,爭取“十三五”期間淘汰落后1億t、技術改造1億t。進一步加大瓦斯等自然災害的治理力度,強力推進瓦斯先抽后采、抽采達標,停止建設自然災害特別嚴重的礦井。爭取2020年年產30萬t以下小煤礦控制在3000處以內。
3.2  推動煤炭消費革命
工業鍋爐、窯爐、民用等分散式燃燒煤炭占煤炭1/3,其中工業鍋爐節能減排潛力大,是近中期節能減排重點,是我國煤炭清潔化利用的重要方面[1]。因此,煤炭消費革命重點是以天然氣、電力等清潔能源替代分散中小燃煤鍋爐,減少煤炭分散燃燒,提高加工轉化比重。爭取2020年用于電力、煉焦等中間消費的煤炭超過85%,終端直接煤炭消費量將由8.7億t減少到6億t以內,下降30%以上。另外,還應加快推廣高效煤粉爐,逐步淘汰低效鏈條爐;積極發展超低排放燃煤電廠,力爭達到天然氣發電排放標準。爭取2020年現役低效、排放不達標爐窯基本淘汰或升級改造,全部實現達標排放,煤炭消費進一步向電力等重點行業集中。
3.3  推動煤炭技術革命
煤炭生產方面,推動整合高新技術的智慧礦山建設和無人工作面配套技術裝備研究,加快物聯網、互聯網、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和現代采礦技術的深化融合,加強煤層氣高效開采、煤與瓦斯一體化協調開采技術和裝備研究,淘汰勞動強大、安全無保證、生產效率低下的采煤工藝和裝備。煤炭消費方面,重點研究燃煤污染控制、潔凈發電技術、電廠燃煤效率提高技術、電廠二氧化碳減排技術,推進超臨界循環流化床、節能型循環流化床的研發應用,積極開展近零排放技術的研究。煤炭轉化方面,在國際原油價格前景不明的背景下,現代煤化工項目定位為戰略儲備技術,繼續推進煤炭液化、氣化、煤制烯烴等新型煤炭化工示范工程及核心技術研究;積極開發自主知識產權的創新技術,引進、吸收、消化國外先進的節能、凈化技術。
3.4  推動煤炭體制革命
一是深化煤炭產業組織改革,繼續推進煤炭企業兼并重組和資源整合工作,進一步提高產業集中度。到2020年形成15個億噸級、15個5000萬噸級的大型煤炭企業,產量占全國75%以上。二是推進煤炭管理體制改革,切實轉變政府職能,健全法制法規體系,工作重心由事前(準人)管理轉為事中(后)市場監管。三是深化煤炭市場化改革,落實資源稅從價計征,加快建設現代煤炭市場交易體系,構建由市場決定的煤炭價格機制,使煤炭價格更加能夠反映煤炭生產成本和環境成本。四是引導煤炭企業轉變經營管理模式,注重內部挖潛,從過去由產量要效益向精益管理和技術創新要效益轉變,促進企業由大到強發展。
3.5  推動煤炭國際合作
推動煤炭領域國際交流與合作。由過去以煤炭貿易為主向貿易、資源開發、工程承包和技術服務全方位發展[2]。一是煤炭貿易方面,堅持市場化原則,南進北出,鼓勵進口優質煤炭資源,嚴格控制低熱值、高硫煤等劣質煤炭資源進口。二是資源開發方面,支持優勢煤炭企業參與境外煤炭資產并購,積極開展境外煤炭資源勘探開發,借力國家“一帶一路”戰略投資煤炭領域基礎設施,重點開發澳大利亞、俄羅斯和蒙古國等國。三是技術服務方面,積極承攬境外煤礦建設、技術改造及運營管理,帶動先進技術服務和裝備出口,重點開展對澳大利亞、俄羅斯等國對外工程承包和技術服務。
參考文獻:
[1]中國能源發展戰略研究組.中國能源發展戰略選擇(下冊)[M].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13.
[2]國家能源局煤炭司,中國煤炭工業發展研究中心.煤炭工業發展“十二五”規劃輔導讀本[M].北京:煤炭工業出版社,2012.
作者簡介:賀佑國(1962一),男,內蒙古察右中旗人,中國煤炭工業發展中心主任,國家能源專家,教授級高工,主要從事煤炭工業中長期發展規劃發展戰咯研究和煤炭工業重大建設項目的咨詢評估等的咨詢研究工作。
資料來源:《煤炭經濟研究》 第1期,2015年1月27日,P6-8(21) 江苏11选五遗漏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