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網站地圖|English

2016年煤炭供需形勢回顧及2017年展望和政策建議

2017年03月28日

  • 閱讀: 0

 2016年煤炭供需形勢回顧及2017年展望和政策建議
肖新建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北京  100038)
摘要:2016年全國煤炭生產和消費均大幅下降,上半年煤炭價格小幅上漲,第三季度以來大幅上揚,年底回穩,全年煤炭凈進口大幅增長,供需波動較大,但總體保持平衡,全年煤炭企業經營形勢大為好轉。展望2017年,全國煤炭需求總體與2016年持平,煤炭供應受政策作用影響預期變化較大,為保持平穩發展,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策必須穩定而謹慎調整。建議充分認識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艱巨性和復雜性,全年可基本回歸330個工作日制,加大煤炭領域化解過剩產能,推進煤炭工業轉型升級。
關鍵詞:煤炭;供需形勢;平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回歸330工作日制
中圖分類號:F42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2355-(2017)03-0013-04
Doi:10.3969/j.issn.1003-2355.2017.03.002
 
Abstract:In 2016, China coal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significantly decreased. Coal prices rose slightly in the first half year, and sharply since the three quarter, and kept stable by the last two month of the year. The whole net coal import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The coal supply and demand maintained a balance, but the larger fluctuations, and coal mine enterprises business situation greatly improved throughout the year. Outlook 2017, the coal demand will be equal to the previous year, the coal supply is expected to change significantly affected by the policy. In order to maintain a stable development, the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policy on coal energy must be stabilized. Our policy suggestions would be as follows: return to 330 working days on coal production, intensify efforts on coal excess capacity elimination, and promote th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of the coal industry.
Key words:Coal Energy; Supply and Demand Situation; Balance;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Return to 330 Working Days
收稿日期:2017-03-06
作者簡介:肖新建,博士,副研究員,能源研究所能源經濟與發展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主要從事能源經濟、能源戰略和規劃、能源政策研究工作。
1 2016年煤炭市場形勢復雜多變
回顧2016年,我國煤炭市場并不穩定,特別是第三季度以來,煤炭價格快速攀高,局部地區供應緊張,導致政策操作難度增大、社會質疑增多,部分抵銷了煤炭領域供應側結構性改革取得的積極成效。
1.1 全年煤炭生產和消費持續下降,總體供需基本平衡,不同階段供需缺口波動大
2016年全年煤炭生產和消費量繼續延續前3年下降的態勢,但總體供需平衡。從供應側看,按國家統計局數據,在2014年同比下降2.5%和2015年下降3.3%的基礎上,2016年全國煤炭生產同比下降9.0%,全年累計生產原煤34.1億t,同比減少3.4億t。按海關統計數據,2016年全年煤炭累計凈進口量2.47億t,同比增加3920萬t,增長23.5%。從消費側看,在2014年同比下降2.9%和2015年下降3.7%的基礎上,2016年全國煤炭消費量同比下降4.7%。按2015年煤炭消費量39.6億t計算,初步估計2016年全國煤炭消費量約為37.8億t,同比減少1.81億t左右。
總體上,全國煤炭供需基本平衡,但從不同階段來看,煤炭供需態勢出現差異性演化。2016年1~3月,煤炭生產與消費基本上為同向同幅度波動。4~9月,由于實施去產能政策,生產與消費雖仍呈現同向波動,但波動幅度不同,供需缺口在拉大。進入9月份后,隨著去產能政策的調整,啟動三級應急響應預案,煤炭產量逐月增長,供需缺口快速收攏。至11月、12月份,日均供需已基本平衡,并呈現同向減少趨勢。
1.2 第三季度之前煤炭庫存持續下降,10月份之后趨穩回彈,年末回歸正常
庫存是煤炭供需兩端連通點,庫存的高低是煤炭市場供需平衡與否的風向標,其對煤炭價格漲跌影響最直接、最顯著。自2012年第三季度以來,由于煤炭產能嚴重過剩,全社會庫存持續處于3.5~4億t高位。由于實施“去產能、去庫存”的政策,2016年煤炭庫存呈現新的特點。2016年1~6月,全社會煤炭庫存持續減少,至6月底,煤炭企業庫存約1.2億t,同比減少8.6%;重點發電企業存煤5458萬t,同比減少16.6%;北方七港口存煤1373萬t,同比減少30.4%。盡管自8月起就啟動應急響應預案,努力增加煤炭供應,但由于產能恢復需要一定的周期,煤炭產量的增幅依然小于消費的增加量,社會庫存進一步走低。8月底,煤炭企業庫存進一步下降到1.15億t,同比減少14%;重點發電企業存煤4993萬t,同比減少24%;北方七港口存煤1002萬t,同比減少42%。9月中下旬以后,隨著應急響應范圍不斷擴大、力度不斷加強,全國煤炭產量快速提升,全社會庫存得到快速的補充。10月末,重點煤炭企業存煤1.05億t,同比減少20.7%;重點發電企業存煤6660萬t,同比下降10.3%;主要港口存煤2893萬t,同比下降25.3%,重點電廠及主要港口存煤降幅縮窄,且重點電廠存煤較8月低點大幅增加1/3以上;11月環渤海5個主要港口存煤較8月低點增加50%以上;12月初秦皇島港口存煤達到700萬t,較9月初最低點增加了近2倍,基本處于正常水平。
1.3 上半年煤價小幅上漲,第三季度以來大幅上揚,年底稍有回落并保持基本平穩態勢
2016年上半年,煤炭價格小幅反彈,至6月底,環渤海5500kcal/kg動力煤價格指數為401元/t,較年初增加30元/t,增長8.1%,但仍低于2015年同期。第三季度以來,煤炭價格進入快速增長通道,其中7月煤價每噸增加30元,8月每噸增加64元,9月每噸增加67元,10月每噸增加46元。至10月底,煤炭價格超過600元/t,較年初每噸增加236元,大幅增長了63.6%,見圖2。為滿足當時煤炭需求,保障全社會煤炭庫存恢復到合理水平,同時擠壓投機炒作空間,2016年9月以來國家陸續投放了一批先進產能,中間商也陸續釋放囤煤,煤炭市場供應量大量增加,價格持續非理性上升的因素逐步喪失。從漲幅來看,10月煤炭價格上漲幅度較8月、9月明顯收窄;11月初煤炭價格指數達到全年最高607元/t,11~12月基本處于緩慢下行走勢,年底煤炭價格比全年最高點下降了14元/t,顯示出煤炭市場趨于穩定運行。
1.4 全年煤炭企業經營形勢大好
2016年上半年,由于去產能政策穩步推進,促進全國煤炭供需嚴重失衡轉變為相對失衡,煤炭價格小幅度恢復性上漲,帶動煤炭企業經營狀況有所改善。據國家統計局相關數據顯示,2016年1~6月,煤炭開采和洗選業實現利潤總額97.9億元,雖然同比仍下降38.5%,但與2015年同期同比下降67%相比,降幅開始大幅度收窄;7~12月,煤炭開采和洗選業利潤總額分別達到47.6億元、79.3億元、127億元、221.3億元、276.9億元和240.9億元,分別約是2015年同期的1.6倍、3.1倍、4.1倍、3.2倍、4倍和15.8倍。全年累計利潤總額為1090.9億元,同比增長223.6%,同期采礦業利潤總額同比下降27.5%,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同比下降158.9%,煤炭采選業利潤總額占采礦業利潤總額的60%,煤炭企業經營形勢較前兩年大為好轉。
2 2017年煤炭供需形勢展望
總體預判2017年煤炭市場供大于求得到一定緩解,但總體供大于求基本面沒有改變,關鍵在于對違法違規煤礦產能的如何控制,若能有效控制,則276個工作日政策基本可以取消。
2.1 煤炭需求將總體與上年持平
綜合判斷,2017年,全國煤炭消費難以較快速度恢復增長,甚至可能略有下降態勢。一是宏觀經濟因素不支持煤炭消費快速增長。盡管判斷我國經濟發展基本面仍是好的,預計已實現初步觸底,2017年有望保持平穩運行,經濟增速預期達到6.5%,甚或好于上年;但總體上看我國經濟增長很難超過前些年的發展水平,難以支撐煤炭消費快速反彈。從宏觀面樂觀估計,全國煤炭消費最多保持略小幅增長態勢,但是考慮到大氣污染治理要控制煤炭消費,以及其他電力對煤電的替代增強等宏觀政策因素,全國煤炭消費持平或下降概率增大。二是行業煤炭消費不容樂觀。近幾年我國電力供大于求態勢未變,隨著國家穩步發展清潔能源,大力促進清潔電力消納,2017年風電、核電等清潔電力消費增速依然保持較高水平,將會大于全社會電力消費增速,全國煤電消費很有可能繼續保持下降趨勢,帶動電力行業耗煤量將呈下降趨勢;隨著鋼鐵行業去產能加快,帶動鋼鐵行業煤炭消費增長有限,甚至略微下降;盡管化工行業煤炭消費仍保持一定增長,但增量有限,難以根本改變全國煤炭消費穩中略降趨勢。為了達到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治理目標,還將大力推進天然氣、電力對終端煤炭替代。此外,碳排放交易制度的推行對煤炭利用也將有明顯的抑制作用,預計2017年全國煤炭消費量約為38億t左右,不排除煤炭消費進一步走低的可能性。
2.2 煤炭供應政策作用顯著,政策變化要謹慎
從供應基本面來看,全國煤炭產能仍表現為過剩。2015年底全國煤炭產能57億t,其中已停產產能3.1億t,違法違規產能8億t,違法違規產能中相當一部分是先進產能煤礦(估計占80%以上),可通過整改、補辦手續等使其成為合法合規的先進煤礦,考慮到投資代價,這部分煤礦最終可保留6~6.5億t產能(按330天生產計算),這部分產能合法合規化需要分攤于整個“十三五”期間。2016年全國已退出產能約2.9億t,假如2017年再退出1.5億t產能,且全年進口煤炭1.5億t左右,則2017年煤炭供應會有4種邊際情景。情景一是若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繼續被限制且無整改投產,且剩余煤礦按330 d組織生產,則2017年全國煤炭有效供應能力將達43億t,比全年需求高約13.2%;情景二是若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繼續被限制且無整改投產,且剩余煤礦按276 d組織生產,則2017年全國煤炭有效供應約為37.4億t,比全年需求低約5.3%。情景三是若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被整改而保留6.5億t產能,且剩余煤礦按330 d組織生產,則2017年全國煤炭有效供應能力將達49.5億t,比全年需求高約30.2%;情景四是若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被整改而保留6.5億t產能,且剩余煤礦按276 d組織生產,則2017年全國煤炭有效供應能力將達41.4億t,比全年需求高約8.9%,見表1。
表1 2017年煤炭供需平衡情景預測
單位:億t

 

情景一

情景二

情景三

情景四

2015年底總產能

57

57

57

57

2015年底停止產能

3.1

3.1

3.1

3.1

2016年產能退出

2.9

2.9

2.9

2

2017年產能退出

1.5

1.5

1.5

1.5

進口量

1.5

1.5

1.5

1.5

其中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處理結果

被控制

被控制

整改,釋放6.5億t

整改,釋放6.5億t

剩余產能生產天數(d)

330

276

330

276

2017年供應量

43.0

36.0

49.5

41.4

2017年需求量

38.0

38.0

38.0

38.0

供需比

1.132

0.947

1.302

1.089




目前我國還沒有建立對產能過剩定性、定量的科學評價標準。歐美等國家用產能利用率或設備利用率作為產能是否過剩的評價指標,設備利用率的正常值在79%~83%之間,超過90%則認為產能不夠,有超設備能力發揮現象,若設備開工低于79%,則說明可能存在產能過剩的現象。比照此,我們暫以煤炭產能利用率在80%~90%之間算為正常值,低于80%為產能過剩,高于90%為產能不足。基于此,以2015年底總產能(57億t)、2015年底停止產能(3.1億t)、2016年退出產能(2.9億t)、2017年計劃退出產能(1.5億t)和2017年凈進口量(1.5億t)等為不變量,以“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處理情況”和“剩余產能生產天數”之一為變量,初步測算,2017年若要滿足預期38億t需求,則國內生產需達到36.5億t,按80%~90%利用率計算,需要40.6~45.6億t產能。
因此,上述4個情景之中,在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被控制前提下,剩余煤礦產能按330 d生產,不會出現產能過剩(情景一);若按276 d生產,則會出現供不應求的態勢,加劇供應緊張情況(情景二)。若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被整改,并部分釋放產能,如釋放6.5億t產能,在此情況下,若按330 d生產,則表現出產能過剩(情景三),在此情況下按276 d生產,則沒有產能過剩(情景四)。若按330 d生產,則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被整改且釋放的產能不應超過4.0億t。
因此,總體判斷2017年全國煤炭產能過剩的基本 江苏11选五遗漏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