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網站地圖|English

2016年我國能源形勢分析和2017年形勢展望

2017年03月28日

  • 閱讀: 0

 
2016年我國能源形勢分析和2017年形勢展望
肖新建,楊 光,田 磊,楊 晶,康曉文,李 際,高 虎,劉小麗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北京  100038)
摘要:2016年能源供需寬松,部分行業產能過剩問題依然突出。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步伐加快,能源消費結構得到持續優化,非化石能源已成為能源增量主力。預計2017年仍為能源供大于需形勢,煤炭、成品油及部分地區煤電的供應過剩壓力仍較大,電力需求呈中低速增長,天然氣消費持續回暖,非化石能源仍較快發展。
關鍵詞:能源供需形勢;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非化石能源
中圖分類號:F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2355-(2017)03-0005-08
Doi:10.3969/j.issn.1003-2355.2017.03.001
 
Abstract:In 2016, the energy supply was far greater than consumption, and the overcapacity problem was still very serious in some of our energy industries. With the acceleration of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the energy mix has continued to improve, non-fossil energy has become the biggest growth of energy. It is estimated that the oversupply situation of energy will exist in 2017, and the overcapacity problems will still prominent in the areas of coal energy, refined oil and coal power, the electricity demand will keep middle and low growth, natural gas consumption will continue to increase, and non-fossil energy will develop rapidly.
Key words:Energy Supply and Demand Situation;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Non-fossil Energy
收稿日期:2017-03-06
作者簡介:肖新建,博士,副研究員,能源研究所能源經濟與發展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主要從事能源經濟、能源戰略和規劃、能源政策研究工作。
1 2016年能源發展形勢分析
2016年,我國能源供需形勢總體比較寬松,能源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快速推進,能源結構調整持續取得進展,但煤炭、煤電、煉化等傳統行業產能過剩仍十分明顯,清潔能源發展面臨較大困難。
1.1 能源消費小幅增長,能源結構調整取得顯著進展
2016年,全國能源消費總量43.6億tce,同比增加6000萬tce、增長1.4%,增速比2015年略有提高,煤炭消費比重連續三年下降,非化石能源成為新增能源消費的主力。
一是煤炭消費大幅下降,散煤下降幅度更大。從總量上看,初步測算2016年全國全年煤炭消費量為37.8億t,同比減少約1.85億t、下降4.7%,是自2014年以來連續第三年下降,拉低了能源整體消費增幅。分行業消費看,1—11月,電力、鋼鐵、建材、化工及其他行業耗煤量同比分別下降0.4%、下降0.6%、基本持平、增長7.2%和下降10.7%,占同期煤炭消費總量的比重分別為47.9%、16.3%、13.8%、7.2%和14.9%,同比分別增加0.6、0.1、0.3、0.6個百分點和減少1.5個百分點。其他行業煤炭消費減少主要在于近兩年治理大氣污染政策,推動分散煤炭消費量下降。
二是電力消費增速企穩回升,第三產業及居民用電增幅較大。根據國家能源局數據,2016年全社會用電量為5.92萬億kWh,同比增加2825億kWh,增長5.0%,其中第三產業、城鄉居民電力消費增速分別為11.2%和10.8%,遠遠高于第二產業2.9%的增速,貢獻了全社會電力消費增量的56%。自2009年以來,電力消費增速經歷三次臺階式下滑變化,目前企穩回升。
三是成品油消費保持增長,汽油柴油消費分化嚴重。2016年我國經濟結構調整進程加快、消費結構繼續升級,成品油消費保持增長態勢。根據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運行局數據,全國成品油消費量2.89億t,同比增長5%。其中,受汽車消費提升拉動,汽油消費高速增長12.3%;受宏觀經濟形勢和產業結構調整影響,柴油消費延續下滑,同比降低1.2%,但工業用柴油消費逐步回暖,呈現增長趨勢;在民航需求拉動下,航空煤油消費增速繼續保持高位,同比增長10.4%,但受高鐵運輸影響增速回落近7個百分點。受成品油消費拉動及原油大幅進口影響,全國石油表觀消費量5.56億t,同比增長5.5%。
四是天然氣消費回暖,但在能源消費中的比重仍較低。2016年,天然氣價格市場化改革加快推進,大氣污染治理進程加快,多地煤改氣工程陸續投產,主要行業天然氣消費量顯著回升。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全年天然氣表觀消費量2086億m3;同比增加155億m3,增長8.0%,同比增加4.6個百分點。但天然氣在一次能源消費中占比仍然較低,約為6.3%,僅比21世紀初提高約4個百分點。
五是非化石能源消費大幅增加,占比顯著提升。2016年,全部商品化非化石能源利用量約5.41億tce,占全國能源消費總量的12.4%,再加上非商品化新能源部分,這一比重達到13.3%,比2015年增加了1.3個百分點,與2011年相比,上升了約5個百分點。初步估計一次電力消費量約17010億kWh,同比增加1710億kWh,增長11.2%,非化石能源消費增量近6000萬tce,為增量的第一貢獻來源。
1.2 能源生產較大幅度下降,清潔能源供應能力顯著增強
2016年,我國一次能源生產總量約34.6億tce,同比下降4.2%。煤炭、原油產量均出現大幅下降,天然氣和一次電力生產略有增長。
全年煤炭生產量大幅下降,下半年有所回升。2016年全國原煤產量為34.1億t,同比減少3.4億t,下降9.0%,與過去三年煤炭消費量持續下滑趨勢相同。從不同時段看,隨著8月、9月份釋放部分先進產能和安全高效產能,煤炭生產量在第四季度明顯回升,對煤炭價格回穩起到了平衡作用。
原油產量明顯下滑,原油加工量保持增長。2016年,受國際油價低位運行影響,國內原油生產企業進一步壓減低效、無效產量。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全年原油產量1.99億t,同比下降6.9%,自2010年以來首次低于2億t,年降幅也首次超過千萬噸。受原油“雙權”放開刺激,加之在汽車和航空需求拉動下,國內原油加工量較快增長,達到5.41億t,同比增長3.6%。其中,地方煉油企業集中的山東原油加工量達到1.01億t,成為首個突破億噸的地區。全國成品油產量估計為3.45億t,增長2.4%。
天然氣產量小幅增加,頁巖氣高速增長。2016年,受國內天然氣需求增速下降、進口量大幅增長影響,常規天然氣產量1369億m3,同比小幅增長1.7%,增速繼續回落。頁巖氣生產延續了良好發展勢頭,全年產量70億m3,同比增長52.2%。煤層氣發展緩慢,地面抽采量45億m3,同比微增1.7%,利用量42億m3。煤制氣產量16億m3,同比增長14.3%。
電力裝機規模進一步增大,非化石能源占比提高。據中電聯數據,截至2016年底,全國發電裝機容量16.5億kW,當年新增裝機1.2億kW,其中火電4836萬kW、風電1930萬kW、光伏發電3454萬kW、水電1170萬kW、核電720萬kW,新增非化石能源裝機占新增發電裝機的60%,連續四年超過一半以上,電源結構繼續優化。全年發電量5.99萬億kWh,非化石能源發電占比達到28.4%,同比增加1.5個百分點,新增發電量相當于兩個三峽水電站全年的發電量,非化石能源已成為主力新增電源。
1.3 化石能源價格觸底反彈,電力價格繼續下調
2016年,國際能源市場供大于求的局面有所緩解,國內能源供給側改革不斷推進。受此影響,主要能源品種價格觸底后反彈,但出現分化。
煤價上半年小幅上漲,第三季度大幅上揚,年底基本平穩。2016年上半年,煤炭價格小幅反彈,至6月底,環渤海5500kcal/kg動力煤價格指數達到401元/t,較年初增加30元/t。7—10月,煤炭價格進入快速增長通道,至10月底,煤炭價格超過600元/t,較年初增加236元/t。第三季度末開始,國家陸續投放了一批先進產能,中間商也陸續釋放囤煤,市場供應大量增加,11—12月煤價基本處于緩慢下行走勢,年底煤碳價格比全年最高點下降了14元/t,煤炭市場趨于穩定(圖5)。
國際油價觸底后震蕩上升,國內成品油價格相應上調。布倫特原油和WTI價格在2016年初跌至27.88美元/桶和26.21美元/桶的年內最低點,隨后逐步回升,年底漲升一倍,均超過50美元/桶(圖5)。但市場供需寬松,基本面再平衡慢于預期,此外,美國頁巖油成本降低、效率提高等也制約了油價上漲空間。2016年國內成品油全年25個調價周期中,僅5次下調、10次上調,其余10次未作調整。全年來看,汽油累計上漲1015元/t,柴油累計上漲975元/t。
國際天然氣價格持續走低,進口天然氣價格明顯下降。2016年全球氣價整體下跌,北美亨利港、英國NBP和日本LNG進口年均價格分別為2.49美元/Mbtu、4.64美元/Mbtu和6.8美元/Mbtu,分別同比下跌5%、30%和36%,三地差價明顯縮窄。根據海關總署統計,我國全年天然氣進口平均價格為305美元/t,比2015年下降了27%。其中,進口管道氣均價270美元/t,同比下降31%;進口LNG均價343美元/t,同比下降24%。
電力價格繼續下調,有效降低了實體經濟成本。2016年1月實施了煤電價格聯動,下調燃煤機組上網電價3分/kWh,并同幅度降低了一般工商業銷售電價,減少企業用電支出約225億元。下調可再生能源發電上網電價,一、二、三類資源區陸上風電上網標桿電價每千瓦時降低3分、四類資源區降低1分;一、二類資源區光伏發電標桿電價每千瓦時降低10分、三類資源區降低2分,減輕新能源補貼資金增長壓力。輸配電價改革試點通過嚴格的成本監審,減少輸配成本16.3%。
1.4 主要能源品種進口快速增長,油氣對外依存度均創新高
在國際能源低價環境背景下,2016年,我國煤炭、原油、天然氣等進口快速增長,增幅均超過10%,拉動油氣對外依存度快速提升,成品油出口也迅猛增加。
國內煤價強勢反彈帶動煤炭進口強勁回升。受石油等大宗能源商品價格影響,國際煤價漲幅有限,且海運價格相對便宜,導致東南沿海地區進口煤炭具有價格優勢,推動煤炭進口強勁回升。尤其自5月份以來煤炭進口持續處于高位,全年累計進口2.56億t,同比增長25.2%,出口878萬t,凈進口2.47億t,同比增加4800萬t,增長24.2%。
原油進口大幅增長,對外依存度再創新高。2016年,受放開原油進口權和補充石油儲備影響,全年原油進口大幅增長,進口量3.81億t,已與美國基本持平,同比增加超過4500萬t,增速達13.6%。受原油進口大幅增長拉動,我國石油對外依存度已達到64.4%(圖6),同比增加3.9個百分點。
成品油出口迅猛增加,成為亞太地區第三大出口國。2016年,在國內需求增長有限的情況下,成品油出口增長較快,全年凈出口成品油3255萬t,同比增加1120萬t。出口量占全國原油加工總量的10.7%,占亞太國家當年油品凈出口總量的17.9%,同比提升5.2個百分點,僅次于日本和韓國。
天然氣進口恢復高速增長,對外依存度大幅攀升。2016年,隨著國際天然氣市場價格走低、國內市場消費回暖、很多長協合同進入執行期,天然氣進口恢復增長,但值得指出的是,這是以壓減國內氣田產量為代價的。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6年全年天然氣進口量約745億m3,同比增長21.9%,尤其是LNG進口大幅增加了110億m3。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達到34.2%(圖6),同比增加3.1個百分點。
1.5 能源企業利潤差異化明顯,石化及電力行業可持續發展壓力較大
2016年,受主要能源品種價格走勢影響,各類能源企業經營業績差異較大,煤炭企業經營狀況大幅改善,電力企業利潤下滑,油氣企業上游出現虧損、中游持續盈利。
煤炭企業狀況大幅改善,經營壓力有所減小。2016年上半年,煤炭價格小幅度恢復性上漲,帶動煤炭企業經營狀況有所改善。1—4月,煤炭開采和洗選業實現利潤總額9.6億元,同比下降92%。但自5月份開始,逐月同比大幅增長(圖7)。全年累計利潤總額為1090.9億元,同比增長223.6%。與同期采礦業利潤總額同比下降27.5%相比,全年煤炭采選業利潤總額占采礦業利潤總額的60%,煤炭企業經營形勢大為好轉。
油氣企業經營業績表現各異,勘探開發出現虧損,煉化板塊大幅盈利。根據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數據,受國際油價低位徘徊影響,2016年上游勘探開發業務比重較大的中國石油利潤同比大幅下降94.34%;同樣以上游業務為主的中國海洋石油,上半年大幅虧損77.35億元;受惠于國家成品油價格政策調整,煉化業務占比較高的中國石化則實現利潤增長11.2%。在低油價環境下,國內外石油企業業績普遍呈現不同程度下降,實施削減投資、降低成本、提高運營效率等是石油企業的共同選擇。
煤電企業利潤空間降低。2016年,受上網電價連續多次下調、電煤價格上漲、市場交易電價大幅下降、發電設備利用率降低等多重因素影響,煤電企業利潤空間受到明顯擠壓。根據中電聯統計,2016年1—11月,五大發電集團共實現利潤542億元,同比下降45%,其中煤電板塊利潤下降67.4%。分項來看,初步測算上網電價下調、煤炭價格上漲和發電小時數下降分別導致全國煤電行業利潤減少1100億元、70億元和74億元。
受消納困難影響,非化石能源企業損失較大。2016年,非化石能源發電上網受限問題突出,全年約有1500億kWh的清潔能源電量無法有效利用,而被白白浪費,相當于減少約600~800億元的營業額,非化石能源企業利潤明顯受到影響。此外,新能源補貼拖欠也給企業帶來了較大的財務損失,初步估算2016年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已超過600億元。
2 2016年能源改革與政策進展
2.1 煤炭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策密集出臺,加速推動去產能
一是政策密集出臺,明確煤炭行業去產能方向。2016年2月初國務院7號文出臺,確定了產能退出目標,3月至7月間,相關部門分別從職工安置、獎補資金管理、新增產能用地用礦、環境保護約束等方面,陸續出臺了8項配套改革政策,明確了政策支持方向。
二是煤炭產能退出取得重大進展,完成“十三五”期間任務的近六成。在國家文件及其配套政策支持下,通過嚴格治理不安全生產、嚴格控制超能力生產、嚴格治理違法違規建設,以及實施配套獎補措施等方式,2016年退出煤炭產能累計約2.9億t,完成“十三五”期間退出產能任務近60%。
三是煤炭產能減量重組進展有限。2016年,全年減量重組煤炭產能進展不大,初步估計規模不到1000萬t。主要原因:一是被兼并企業歷史包袱較重、工人就業保障困難,通常選擇直接退出,來獲取國家獎補資金;二是重組方上半年資金缺乏,下半年雖有重組資金支持,但額度與預期相差較大,重組進程緩慢。
2.2 電力體制改革各項任務全面鋪開,取得明顯進展
一是初步形成覆蓋全國(除西藏外)的多模式試點格局。其中,21個省份開展了電力體制改革綜合試點,9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開展了售電側改革試點,3個省份開展了可再生能源就近消納試點。
二是輸配電價改革實現了省級電網全覆蓋。2016年出臺了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核減電網企業不相關資產、不合理成本,建立了對電網企業的激勵和約束機制。公布了12個省級電網輸配電價,電網歷史成本平均核減比例為16.3%。
三是有序放開發用電計劃。2016年,基本完成了交易機構組建,在28個省區市建立了中長期電力交易機制,開展跨區跨省直接交易試點,組織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建立優先發電、優先購電制度。2016年全國大用戶直購電、跨省跨區競價交易、售電側零售等市場交易電量突破10000億kWh,約占全社會用電量的19%。
此外,建立了市場主體準入退出機制和新型監管制度,開展了增量配電業務改革試點,并將燃煤自備電廠納入監管范疇。
2.3 石油改革“全面推進、重點突破、先行試點”
一是試點推進油氣礦權管理改革。在2015年新疆試點常規油氣區塊勘查公開招標基礎上,2016年10月確定新疆為能源綜合改革試點省份,重點推進放寬油氣領域市場準入。
二是原油“雙權”改革進一步深入。2016年獲得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資格和進口原油使用資格的企業數量進一步增加,進口原油配額大幅提升。針對改革中出現配額倒賣等違規問題,在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允許量總額不變情況下,明確了分批下達、追加調整以及嚴格考核的新分配原則,有效保證了進口原油資源合理配置,維護了市場健康發展。
三是煉化“去產能”政策加碼,加快油品質量升級。2016年,國家發布《關于石化產業調結構促轉型增效益的指導意見》、《石化和化學工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等多項政策,推進解決煉化產能絕對過剩與結構性過剩并存問題。出臺稅收優惠政策,鼓勵加大成品油出口力度,化解當前國內成品油產量難以消化問題。油品質量升級加快推進,2016年東部地區11省市已全面供應國V標準車用汽、柴油,2017年將進一步推廣至全國。
四是根據市場發展完善成品油定價機制。2016年,針對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下跌、國內油氣生產遭遇一定困難的局面,對成品油定價機制作出調整,設定國內成品油價格調控下限,有利于防止今后油價上漲帶來的潛在風險。
五是石油國企改革加速,鼓勵社會資本進入。2016年,中國石油將工程建設業務重組上市,中國石化推動石油工程服務區域化重組,中國海油將自身煉化企業進行了整合。石油國企還積極引入社會資本發展混合所有制,如中國石化將川氣東送天然氣管道有限公司50%的股權轉讓。
2.4 天然氣領域的改革工作加快推進,成效顯著
一是天然氣價格市場化改革取得新進展。在2015年完成國內天然氣價格改革“三步走”的基礎上,2016年天然氣價格改革繼續深入推進,明確儲氣設施定價政策,推進化肥用氣價格市場化,開展福建省天然氣門站價格改革試點。除少量涉及民生的居民用氣外,占全國天然氣消費總量80%以上的非居民用氣門站價格已實現主要由供需雙方自主協商決定。市場化定價推動天然氣價格相應下降,有效減輕了企業用氣負擔。
二是穩步推進加強天然氣輸配價格監管工作。按照“放開兩頭、管住中間”的改革思路,2016年在天然氣輸配監管工作方面先后出臺了多項政策,包括制定了天然氣管道運輸價格和定價成本監審管理辦法,要求跨省輸氣管道經營企業必須在2017年6月1日前實現財務獨立核算;出臺了規范地方天然氣輸配價格監管辦法,引導各地紛紛出臺配套政策,主動降低終端用氣價格。
2.5 出臺了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重大政策,建立了量化考核機制
一是出臺了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目標引導制度。2016年,第一次對國家非化石能源比重指標做了定量分解,明確了各地發展和消納可再生能源的量化要求,建立了衡量各省市可再生能源消納規模的量化標準和依據。
二是建立了風電、光伏發電全額保障性收購管理制度。2016年,發布了可再生能源發電全額保障性收購管理辦法,公布了分區域風電、光伏發電的保障性收購年利用小時數,這是落實法律及電力體制改革要求的一項重要制度設計,也將是解決新能源消納及新能源未來參與電力市場的重要制度依據。
三是提出了可再生能源綠色證書及交易制度。將綠色證書作為各供(售)電企業完成非水電可再生能源發電比重指標情況的核算憑證。隨著電力體制改革不斷推進,以及碳交易市場的建立,綠色證書交易制度的市場環境逐步改善,綠證也會成為風電等可再生能源項目新的資金來源的一個渠道。
3 2017年面臨的挑戰及形勢判斷
從宏觀形勢上看,我國經濟觸底態勢基本形成,并有望實現穩中向好,利于我國能源消費進一步增長。但受產業結構調整、部分高耗能行業增速下降、節能技術進步等影響,全國能源消費將繼續保持低增速,能源供大于需的格局不變,去產能任務也依然較重。
3.1 煤炭產能仍大于需求,去產能政策要有序推進
從供需基本面看,“十三五”時期,全國煤炭年需求量約為37~39億t,若產能退出不暢,全國產能仍將超過50億t,產能遠大于需求的局面不會根本改變,煤炭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仍然任重道遠。
一方面,從需求側來看,2017年,全國煤炭消費總體與2016年持平。一是2017年我國宏觀經濟有望保持平穩運行,經濟增速預期6.5%左右,難以支撐煤炭消費快速反彈。二是考慮到大氣污染治理要求,控制煤炭、其他電力對煤電的替代增強等宏觀政策因素,電力、鋼鐵、建材行業的煤炭消費極有可能呈下降趨勢,化工行業增長有限,難以根本改變煤炭消費穩中略降趨勢。三是碳排放交易制度的推行對煤炭利用也將有明顯的抑制作用,預計2017年全國煤炭消費約
38億t左右。
另一方面,從供應基本面看,考慮到2015年底全國煤炭產能57億t,其中已停產產能3.1億t,違法違規產能8億t,2016年全國已退出產能約2.9億t,若2017年再退出1.5億t產能,進口煤炭1.5億t左右,則2017年全國煤炭供應仍會超過需求,煤炭產能依然過剩。由于違法違規產能8億t中的80%為先進高效的產能,通過整改措施可在“十三五”期間部分釋放,將更加加劇供大于需的態勢。因此2017年要把握好去產能政策,有序整改和釋放這部分產能。
3.2 電力需求保持中低速增長態勢,電力供需格局持續寬松
從需求上看,國家穩增長以及大力實施電能替代等政策有效促進電力需求增長,考慮產業轉型升級加速、氣溫等因素影響,2017年全社會用電量增速將低于2016年,凈增電量小于2800億kWh。
從供應上看,2017年預計新增發電裝機規模將接近或略超過1億kW,其中火電新增裝機有望控制在5000萬kW以內。新增發電量將大于電力需求增量,電力過剩格局難以根本改變,預計煤電、核電發電利用小時數或將繼續走低。
此外,2017年將集中投產7條特高壓輸電線路,輸電容量6600萬kW,跨區電力協調問題突出。預計2017年電煤價格相對平穩,基本維持在當前價格水平高位運行,由于煤電標桿上網電價未做調整,當前電煤價格已高于盈虧平衡點,發電成本難以疏導,煤電企業利潤進一步被壓縮,虧損面進一步擴大。加之燃煤發電利用小時數下降、電力市場化交易量擴大,燃煤發電企業經營風險加劇。
3.3 成品油供應過剩壓力進一步增大,對外依存度將再創新高
成品油消費方面,汽車市場基本面向好趨勢不變,汽油需求繼續保持平穩較快增長;建筑用油等繼續下滑,工礦用油回暖,柴油需求降幅收窄;航空業繼續較高速發展,煤油需求保持較高增長水平,預計2017年成品油需求量將達到3億t。
成品油供應方面,隨著新建煉廠投產以及部分煉廠小幅擴能,國內成品油產量將繼續增加,增速預計達到7%左右,仍將顯著高于消費增幅。受此影響,成品油過剩壓力將進一步增大,柴油是主要貢獻品種。
受成品油消費帶動,我國原油需求也將小幅增加,但增速將放緩。供應方面,國內原油生產受限于國際油價,預計將繼續下滑,但低效、無效產量已基本被擠出市場,下滑幅度將顯著縮小;在地方煉油企業需求和國儲原油收儲工作帶動下,原油進口量將繼續增長,推動對外依存度繼續增加。
3.4 天然氣消費將持續回暖,國內生產低速增長,進口量穩定增加
需求方面,隨著多地煤改氣進程加速和2016年一系列改革政策的紅利釋放,預計2017年全國天然氣需求將延續回暖態勢,消費量保持較快增長,可達2200億m3,同比增長7%以上。
生產方面,受國內天然氣市場總體延續供大于求局面影響,預計夏季國內產量將受到進口氣抑制,全年總產量僅有小幅增長,有望達到1400億m3,增長2%左右。
進口方面,國際天然氣市場供大于求態勢仍將持續,預計2017年天然氣進口量將保持快速增長,全年有望達到810億m3,同比增長約18%以上,對外依存度進一步上升。
3.5 可再生能源新增裝機繼續增大,并網受限問題短期內難以根本消除
一是新能源發電新增裝機比重繼續增大,項目布局進一步優化。2017年,考慮到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后,電力供需形勢持續寬松,部分地區已呈現明顯的電力過剩局面。隨著國家對防范煤電過剩風險力度不斷加大,煤電建設步伐將明顯放緩,新增電力投資將持續向清潔電力領域傾斜,新能源發電裝機比重將繼續增大。同時,隨著國家加快在中東部及南方地區布局低風速風電,以及大力倡導分布式光伏發電發展,2017年新能源的建設重點將明顯向中東部地區轉移。
二是棄風、棄光矛盾會有所緩解,但短期內難以根本消除。預計2017年,新能源發電量將繼續增加,在國家積極提高電力系統靈活性、推行節能低碳電力調度、調整新能源布局等綜合措施基礎上,新能源的消納矛盾會進一步緩解。但由于有效調節各類電源之間利益沖突的市場運行機制尚未建立,短期內資源豐富地區的電力供應過剩形勢難以發生顯著改變,預計重點地區大規模棄風、棄光現象難以根本消除。
4 相關政策建議
以能源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加速化解過剩產能,著力推進油氣和電力體制改革,建議在以下方面開展具體工作。
4.1 加大關停整改違法違規煤礦,推進企業兼并重組,全面化解煤炭行業過剩產能
一是加大關停整改力度,推動違法違規的8億t煤礦產能有序整改,有序釋放部分產能,確保如期完成全年1.5億t產能退出任務,在此基礎上,可全面放開330天工作日正常生產政策,退出276日工作制。二是支持煤炭企業兼并重組、轉型升級。加大對國有先進的大型煤炭企業財稅、基金等政策支持力度,鼓勵這些煤炭企業通過資產重組、聯營等形式,兼并重組,在化解過剩產能的同時,提高行業集中度。
4.2 全方位嚴控煤電發展節奏,提升煤電發展質量
嚴格執行國家節能、環保、安全等政策,加快淘汰落后產能。繼續挖掘燃煤機組調峰潛力,提升火電運行靈活性,促進煤電轉型升級、提質增效。加強監督和新增煤電項目管理,嚴控煤電核準和開工步伐,強化通過跨省區資源配置方式滿足資源不足地區電力需求增量,謹防政策限制范圍外建設煤電項目,尤其要加強對新增熱電聯產機組監管,鼓勵采取更高效方式供熱,避免加重電力過剩矛盾。
4.3 全面推進油氣領域改革,化解煉油產能過剩,擴大天然氣消費
2017年,深化油氣體制改革的意見將指引改革和政策方向,而相關的實施細則和配套政策將成為政府工作重點。在全面推進行業改革的同時,結合當前發展面臨的關鍵問題,在化解煉油產能過剩、擴大天然氣消費、常規油氣放寬準入和國企改革等方面重點推進。
一是以推進油品質量升級為契機,加快淘汰煉油落后產能。應進一步完善煉油項目產業政策,嚴格行業準入管理,推進企業兼并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加快推進淘汰落后產能,給出量化的落后產能淘汰目標。
二是多措并舉,擴大天然氣消費。加大財稅政策扶持力度,繼續推進“煤改氣”;進一步擴大天然氣發電利用,根據不同情況鼓勵東部沿海地區、大氣污染重點防控區、可再生能源發電集中區建設天然氣調峰電廠、發展天然氣熱電聯產項目等;盡快出臺可中斷氣價,促進可中斷供氣用戶發展。
三是推進常規油氣準入放開,在新疆第一輪試點的基礎上,盡快推動第二輪試點,擴大礦業權競爭性出讓,進一步開放油氣開發市場。
四是加速國有企業改革,進一步推進業務整合及專業化重組,完善企業法人治理結構、壓縮管理層級、推動企業辦社會職能移交地方。
4.5 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促進電力行業可持續發展
進一步有序放開發用電計劃,擴大市場交易規模,完善交易機制,發揮市場優化配置資源的作用,緩解產能過剩矛盾。結合電能替代,有序開展增量配電業務試點,完善電力輔助服務運營規則、擴大電力輔助服務試點范圍,制定調峰、輔助服務電價機制,推進節能低碳電力調度辦法盡快出臺,早日實施節能低碳調度,促進燃煤發電轉型升級。完善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制和綠色電力證書交易機制,多方面解決可再生能源補貼不足及消納問題。
參考文獻:
[1] 國務院.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  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國發〔2016〕7號)[Z]. 2016.
[2] 國家統計局. 2016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Z]. 2017.
[3] 國家統計局.國家數據庫[EB/OL].http://data.stats.gov.cn.
[4] 國家統計局. 2016年能源生產情況[EB/OL].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702/t20170228_1467575.html.
[5]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電價改革這一年—企業成本降低了  電價機制建立了  經濟活力增強了[Z]. 2017.
[6]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有關負責人就輸配電價定價辦法答記者問[Z]. 2017.
[7] 國家能源局. 2017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Z]. 2017.
[8] 國家海關總署.海關統計快訊[EB/OL].http://www.customs.gov.cn/publish/portal0.
[9] 新華社.新疆成為我國首個能源綜合改革試點省區[EB/OL].http://news. xinhuanet.com/local/2016-11/08/c_ 1119872997.htm.
[10] 劉世錦. 2017年經濟觸底是大概率事件[N].經濟參考報,2017-01-26.
[11]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 2016年電力工業統計快報[Z]. 2017.
[12] 中電聯規劃發展部. 2016—2017年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Z]. 2017.
[13] 中國煤炭運銷協會. 2016年12月份煤炭月度綜述[Z]. 2017.
[14] 中國石油新聞中心.大慶勝利油田去年減產500萬噸[EB/OL].http://news.cnpc.com.cn/system/2017/01/11/001629613. shtml.
[15] 劉朝全,姜學峰. 2016年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R].北京:石油工業出版社,2017.
[16] Energy Agency International. IEA World Energy Outlook 2016[R].Paris: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2016.
[17]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U.S. Imports by Country of Origin[EB/OL].http://www.eia.gov/dnav/pet/pet_ move_impcus_a1_Z00_epc0_im0_mbblpd_m.htm.
 
本文發表于《中國能源》2017年第3期
   江苏11选五遗漏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