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網站地圖|English

全面發揮節能“第一能源”作用,推動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

2017年06月02日

  • 閱讀: 0

 全面發揮節能“第一能源”作用,推動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
戴彥德,田智宇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北京  100038)
摘要:我國把節能降耗作為緩解能源需求過快增長壓力、破解資源環境約束、促進發展方式轉型的重要抓手,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2005年以來單位GDP能耗累計下降33.8%,節約能源達15.5億tce,減排二氧化碳超過30億t,是同時期全球節能和應對氣候變化貢獻最大的國家。在生態文明建設背景下,要進一步發揮節能“第一能源” 作用,把節能作為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減排的最有效途徑,作為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的重要源泉,通過加快能效趕超升級,確保生態文明建設和能源革命取得切實成效。
關鍵詞:節能;第一能源;生態文明
中圖分類號:F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2355-(2017)05-0004-03
Doi:10.3969/j.issn.1003-2355.2017.05.001
 
加快生態文明建設是習近平總書記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重要內容,是我國順應國內外發展大勢、積極回應人民新期待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生態文明建設涉及經濟社會發展、資源開發利用和生態環境保護等諸多方面,核心在于能源生產和利用方式的根本性變革。今后一段時期,我國要實現“兩個一百年”長期奮斗目標,順應人民群眾對優美生態環境的更高期待,滿足日益增長的現代能源需求。在這種背景下,必須全面發揮節能“第一能源”作用,把節能和提高能效作為滿足能源需求增長、解決生態環境問題、改善能源安全的最重要源泉,不斷推動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的臺階,為全球綠色低碳轉型做出更大貢獻。
1 我國節能事業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
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一直是節能和提高能效的倡導者和實踐者。改革開放初期,我國就制定了“開發與節約并重,近期把節約放在優先地位”的能源發展指導方針,成功實現了“能源消費增長翻一番、支撐經濟增長翻兩番”的發展目標。新世紀以來,我國更加重視節能工作,制定了節能優先的能源發展戰略,并把節能降耗作為調整經濟結構、轉變發展方式、推動科學發展的重要抓手。特別是從“十一五”時期開始,我國把單位GDP能耗下降作為約束性指標,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逐級分解落實到各級政府和重點用能單位,并采取了強化目標責任、調整產業結構、實施重點工程、推動技術進步、出臺政策激勵、加強監督管理、開展全民行動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節能成就。
一是支撐了經濟發展由粗放型向集約型轉變升級。“十一五”時期以來,我國以5.1%的年均能源需求增長支撐了9.5%的年均經濟增長,能源消費彈性系數由“十五”時期的1.04下降到0.54,極大緩解了能源供需矛盾。與發達國家發展歷史相比,我國工業化、城鎮化加快發展階段能源消耗強度上升的趨勢得到根本扭轉。2005—2015年,我國單位GDP能耗累計下降33.8%,節約能源15.5億tce,接近目前日本、德國、法國、英國一次能源消費總和。我國不僅是全世界單位GDP能耗下降最迅速的國家,而且在全球節能總量中的貢獻超過一半以上。在持續強化節能背景下,我國經濟發展對能源需求的依賴明顯下降,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益水平得到顯著提升。
二是促進了行業技術裝備水平實現跨越式進步。“十一五”時期以來,通過加強節能技術改造、推廣先進成熟的節能技術,我國高耗能行業裝備大型化進程明顯加快,能源利用技術水平實現跨越式進步。2005—2015年,我國電力行業30萬kW以上火電機組占火電總裝機容量比重由47%提高到79%;鋼鐵行業1000m3以上大型高爐比重由21%提高到65%;建材行業新型干法水泥熟料產量比重由39%提高到92%。主要高耗能行業能效水平大幅提高,與發達國家差距明顯縮小。2005—2015年,我國火電供電煤耗由370gce/kWh降到315gce/kWh,下降了14.9%;噸鋼綜合能耗由694kgce/t降到572kgce/t,下降了17.5%;噸水泥熟料綜合能耗由131kgce/t下降到112kgce/t,下降了14.5%。我國電解鋁、燃煤發電等行業能效水平已經達到世界先進,部分企業甚至達到世界領先水平。
三是為污染物減排和應對氣候變化做出了重要貢獻。節能和提高能效不僅能夠從源頭上抑制能源需求特別是化石能源需求過快增長,而且能夠帶來污染物和溫室氣體減排的協同效應,是節能減排最經濟有效的途徑和措施。“十一五”時期以來,我國通過節能和提高能效,相當于減少排放二氧化硫1070萬t、氮氧化物1120萬t、煙粉塵410萬t,對避免生態環境質量進一步惡化發揮了重要作用。煤炭等化石能源消費過快增長趨勢得到抑制,全國煤炭消費2013年達到峰值后,連續3年持續下降。通過強化節能降耗,我國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累計下降38.3%,相當于減排二氧化碳超過30億t,有效緩解了溫室氣體排放過快增長的態勢,并且是同時期全球減排二氧化碳貢獻最大的國家,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做出了積極貢獻。
四是建立了完善的節能長效制度和機制體系。經過多年實踐,我國節能法規標準體系不斷完善,形成了統籌運用法律、行政、經濟手段推動節能的綜合制度保障體系。結合我國國情,建立了覆蓋各級政府和重點用能單位的節能目標責任評價考核制度,并且作為政府績效管理重要參考,有效發揮了引領轉型發展的“指揮棒”作用。在組織機構方面,構建了節能管理、監察和技術服務“三位一體”工作體系,夯實了持續節能的基礎能力保障。在市場機制方面,積極發展合同能源管理、節能發電調度、需求側管理、用能權交易等市場化機制,培育和壯大了一批技術實力強、綜合服務水平高的節能服務公司和第三方中介機構。在引導消費文化方面,通過實施節能產品惠民、余熱暖民等工程行動,節能低碳理念日益深入人心,全面參與節能的社會氛圍基本形成。
2 今后要進一步發揮節能“第一能源”作用,保障“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順利實現
過去30多年,我國節能事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為支撐經濟持續高速增長發揮了重要作用。今后30多年,我國面臨實現全面小康和現代化目標艱巨任務,既要發展能源產業保障經濟持續增長,又要解決能源開發利用帶來的環境污染、生態破壞、氣候變化問題,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要從根本上轉變傳統粗放能源發展道路,必須重塑能源生產利用方式,進一步發揮節能“第一能源”作用,這是保障“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順利實現的前提基礎。
與發達國家水平相比,我國人均能源需求還將持續增長。2015年,經合組織國家(OECD)人均能源消費量達6.5tce,是我國人均水平的2.1倍。其中,美國人均能源消費達10.1tce,是我國的3.3倍;德國、日本盡管能效水平先進,但人均能源消費分別也是我國的1.8倍、1.6倍。從發展歷史看,雖然主要發達國家在20世紀70年代就基本完成工業化,但此后人均能源消費一直維持高位水平。從終端消費比較來看,2015年,我國千人汽車保有量僅為110輛,不足美國水平的1/7,不足日本、德國的1/5;我國人均用電量為4047kWh,不足美國水平的1/3,不足日本、德國的2/3;其中,我國人均生活用電量僅529kWh,與發達國家的差距更為顯著。
如果延續發達國家發展模式,我國2050年能源需求將達70~90億tce。要實現2050年我國人均收入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的既定發展目標,如果延續傳統發展模式,我國人均能源需求也將達到發達國家相當水平。按照目前OECD國家人均能耗水平測算,我國2050年能源需求將達90億tce,即使按照能效先進的日本、德國人均能耗水平測算,屆時能源需求也將超過70億tce。在這種情況下,從我國資源保障條件、生態環境容量、能源安全壓力等角度出發,必須把能源消費控制在合理范圍,這也是保障國家整體安全水平的根本要求。
我國要把節能放在“第一能源”優先位置,探索能源革命嶄新道路。目前,我國已經把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確立為基本國策,黨的“十八大”進一步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提出要加快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認識高度和實踐力度都前所未有。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能源消費存量和增量規模巨大,在需求減量、結構優化、效率提升等方面都有很大潛力。我國先進產能與落后產能大量并存,城鄉區域發展存在明顯差距,在利用先進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產業方面還有很大空間。同時,我國工業化、城鎮化進入升級發展階段,通過大幅提升工業、建筑、交通、城市發展的節能低碳要求,能夠顯著減少能源資源各種周期性浪費。此外,我國直接和間接出口的能源占一次能源需求的15%以上,通過優化出口結構、提升全球產業分工地位也能節約大量能源。
3 積極開創節能工作新局面,推動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
當前,世界能源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明顯加快,各國積極搶占綠色低碳發展競爭制高點,都把節能和提高能效作為重點突破方向。主要發達國家雖然能源消費已經趨于穩定甚至出現下降,但是仍然制定了宏偉的長期節能目標。歐盟提出依靠節能和提高能效,到2050年能源消費相比2005年下降32%~41%,德國提出到2050年能源消費相比2008年下降50%。我國目前單位GDP能源消耗仍然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以上,是發達國家水平的3~5倍,如果不盡快迎頭趕上,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存在進一步拉大的風險。在經濟發展新常態背景下,我國要加快能效趕超升級,不斷開創節能工作新局面,推動生態文明建設和能源革命取得切實成效。
一是把節能提效作為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排放增長的“減壓閥”。今后一段時期,要實現我國環境質量整體改善目標,在進一步強化末端治理措施的同時,更重要的是不斷強化節能和提高能效,從源頭降低各種污染物排放。在治理霧霾等突出環境問題方面,不能“一刀切”限制煤炭消費,或者不計成本推廣以電代煤、以氣代煤,而應該把節能和提高能效放在首要位置,以最經濟有效的方式實現社會效益最大化。在積極應對氣候變化過程中,要把節能和提高能效作為無悔措施,推動盡早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目標。
二是把節能提效作為能源行業轉型升級發展的最大潛力。當前,我國能源發展面臨需求增速放緩、結構優化加快等新形勢,也存在能源生產能力普遍過剩、棄風棄水棄光棄核等突出矛盾,能源系統整體的效率和效益水平不高。2016年,全國棄水、棄風、棄光電量近1100億kWh。在能源革命形勢下,要轉變規模擴張發展思路,推動能源行業由生產能源產品到提供高效能源服務轉變,通過強化能源供需兩側銜接互動,不斷在節能和提高能效方面挖掘潛力,大幅提升能源生產和消費體系的系統效率,使節能提效成為滿足能源需求增長的最重要源泉,實現能源行業轉型升級發展。
三是加快工業、建筑、交通等終端領域能效趕超升級。作為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建筑第一大國、汽車產銷量第一大國,我國是能源生產利用技術最大的市場和創新前沿,包括超低能耗建筑、電動汽車、高速鐵路、智能電網、智慧能源等,在我國都有廣闊的市場空間和應用前景,具有引領世界技術發展的較大潛力。要發揮后發優勢機遇,以世界先進水平為標桿,大幅提升工業、建筑、交通等終端領域能效水平,提升工業園區、城市以及區域的能源利用系統效率,推動實現工業“增產降能”、建筑和交通“削峰發展”。
四是發揮節能提效在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中的積極作用。能源涉及經濟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對降低全社會實體經濟用能成本、繁榮經濟增長具有重要促進作用。同時,伴隨節能先進理念、前沿技術、創新商業模式等不斷發展,在催生新業態、創造新供給等方面也具有很大潛力。目前,我國節能服務產業企業數量超過5000家,產業規模達到世界第一,帶動從業人員超過60萬。今后隨著經濟綠色低碳轉型不斷加快,我國節能研發、技術服務、裝備制造等產業具有很大市場發展空間,有望成為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重要支柱。
五是積極開展節能國際合作促進全球綠色低碳發展。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國已成為全球能源和氣候治理的關鍵力量,是全球能效進步的重要推動力。在推動能源生產消費革命進程中,要加強全方位國際合作,不斷推動節能和提高能效先進理念、技術、產品、服務等“引進來”與“走出去”,提升全球能源科技領域協同創新能力,促進各國能源利用效率水平共同進步。通過我國努力探索實踐,開創一條以較低人均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支撐實現現代化的嶄新道路,為全球可持續發展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本文發表在《中國能源》雜志第5期) 江苏11选五遗漏号码